谋断星河 第七百七十九章:分道扬镳绿色阅读 - 谋断星河 i 看文学 - i 看文学小说阅读网

谋断星河 第七百七十九章:分道扬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杀啊!!”

炮声一停,周围立刻传来铺天盖地的喊杀声,接着便是密集的枪声和禁军将士的惨叫声,好似大批人马正从巷口涌来,片刻之间便将禁军杀得节节败退。

“乱军投降,否则杀无赦!”

“乱军投降,否则杀无赦!!!”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立刻便有士卒跟着高声大呼,喊声铺天盖地。

李邝爬起身小心翼翼地从围墙上探出脑袋看了一眼,顿时一惊,连忙回到徐锐身边道:“是天启卫,你早就做了安排?”

话音刚落,门外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驰援而来的天启卫将士将门口的禁军杀退,哗啦啦地冲进巷子,将刘府前院大门保护起来。

“末将张佐烽恭迎大帅回营!”

“恭迎大帅回营!”

大门外传来张佐烽的声音,接着便是将士们高亢的呼喊声。

徐锐微微一震,叹了口气道:“原本是个不得已的后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用会,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李邝闻言恍然道:“张佐烽是肖进武的门生,先帝既然是通过肖进武监视天启卫,那么只有他能成为特例和突破口,所以你才安排他帮你夺回天启卫的兵权?”

徐锐苦笑道:“你说对了一半,当初我从天启卫中分出三千人马留在城中,便是担心长兴城出现大乱,城外的天启卫大营难以驰援。

安排张佐烽留在城中,的确是存着肖进武会对他网开一面的思量,再加上长兴城一旦大乱,负责监视的人马肯定会被抽调他处,城中的天启卫便会彻底自由。

只不过你也知道张佐烽和肖进武一样,对大魏忠心耿耿,肯不肯违背他的原则,配合我这个‘乱臣贼子’夺回兵权还在两可之间。”

“所以你是让张佐烽自己选?”

李邝诧异地问。

这等要命的事,若是换了别人恐怕只恨不得派上自己最心腹的人,而徐锐却反其道而行之,明知张佐烽可能会出问题,却依旧让他留在城中,作为自己最后的后路,这如何会不让李邝惊讶?

徐锐笑道:“人总是要选择的,只有过了这一关,佐烽才真的能解开肖进武套在他脖子上的枷锁,明白什么才是真正该坚持的东西。”

说着,徐锐忧心道:“眼下虽然张佐烽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我依旧师出无名,只怕这一路仍旧困难重重。”

“侯爷怎会师出无名,难道您忘了那道圣旨?”

一旁的正予闻言连忙掏出之前准备好的圣旨递给徐锐道:“侯爷,虽然这道圣旨是裕王下的,但却是正儿八经内阁票拟,司礼监批红,盖了大印的圣旨,上面已经恢复了您的兵权!”

“哦?”

徐锐一愣,连忙从正予手中接过圣旨,仔细看了起来,方才他一直担心局势,竟将这最重要的一环错过了。

“西北总督?”

然而当徐锐看到圣旨上封他为西北总督时却是眉头一皱,惊愕地朝正予望去。

正予脸上闪过一丝心虚之色,低声道:“是奴婢善作主张加上去的,奴婢听曹公公说过,西北是侯爷的后盾,但也正因如此,朝中不少人以西北攻讦侯爷。

如今有了这道圣旨,侯爷便是我大魏名正言顺的西北总督,谁也挑不出毛病,如此侯爷才有力挽狂澜,拯救大魏的实力!”

徐锐闻言又好气,又好笑,长叹道:“果然应了黄袍加身那句话,都说当年赵匡胤三辞皇位是虚伪的表演,现在我倒有些感受到他的无奈了。”

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西北总督便是总览西北大片疆土军、政、外交大权的土皇帝,俨然已有藩王之实,而且实力已经足以威胁朝廷,大魏历史上从未有过这么个职位。

这分明就是允许臣子分疆裂土的昏聩之举,就算是肃王当了皇帝,也不可能容忍徐锐顶着这么大的头衔,让史书怒斥他的昏君所为。

而对于徐锐来说,所谓的西北总督根本就是催命符,看见这几个字后,徐锐便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造反,要么洗干净脖子,等着被朝廷抄家灭族。

圣旨出宫的时候,黄正元肯定仔细检查过,当初他并未说破,恐怕是早就想好一旦刺杀、围剿都不成,便用这个西北总督要了徐锐的命!

因为这个西北总督彻底断了裕王与徐锐联手的可能。

就算裕王顾念旧情,或是欣赏徐锐的能力和才华,但只要徐锐顶着这四个字,裕王坐稳皇位之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留下他的性命,二人之间也再无妥协的可能。

正予到底年轻,心思还是太单纯了些,以为地位越高,徐锐手里的本钱也就越大,殊不知是好心办了坏事,真正将徐锐逼到了绝境。

“啊?”

李邝和正予自然不知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的典故,面面相觑。

徐锐没有解释,反而陷入了深思。

转念想想,眼下长兴失控,突然成了群雄逐鹿的混战,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预料,西北的确如正予所言,已经成了徐锐手中最大的本钱,足以撬动大魏未来的本钱!

谁也没想到袁子雄开发西北和正予送给徐锐西北总督这两个擅作主张,会让他有朝一日真的名正言顺地成为割据一方的土皇帝。

徐锐突然发现,有了西北和这道圣旨的加入,在这场夺嫡混战之中自己竟成了优势最大的一方,如此一来许多过去不敢做、不好做、不能做、无法放开手脚去做的事都变得可能。

想到这里,徐锐终于长叹一声。

正所谓风起云涌,时不我待,有些时候当英雄也需要一些气运,若是当为不为,说不定还会反受其害!

“开门!”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犹豫下去也是无益,徐锐心里最后的一点犹豫终于烟消云散,朗声高呼一句。

几个亲兵立刻冲上去,将早已被冲锋枪打得破烂不堪的刘府大门拉开。

徐锐朝李邝和正予望了一眼,傲然道:“如你们所愿,这全天下无人敢接的大帽子我接了,从今往后,天下兴亡便看咱们!”

说完,他迈开大步朝外走去。

正予不知其中关键,一脸莫名其妙。

而李邝却是已经想通了内情,脸上顿时浮现一抹难以抑制的狂喜之色,连忙站起身来,追着徐锐而去。

刘府大门之外,天启卫将士们整齐列队,张佐烽骑着战马高高立在正中。

一见徐锐出门,张佐烽立刻下马单膝跪地,将士们也跟着他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末将张佐烽恭迎大帅回营!”

“恭迎大帅回营!”

无数声音整齐地汇在一起,形成山呼海啸般的声浪,听得人心中震撼。

徐锐接过亲兵递来的缰绳,翻身跨上战马,朗声道:“先帝崩卒,国难当头,儿郎们,随我出城!”

说完徐锐用力打马,战马顿时飞奔而出。

大军立刻如同射出的利箭,跟着徐锐奔腾而去。

“出城?不是去宫里吗?”

张佐烽回过神来,诧异地自言自语。

走到他面前的李邝连忙一把将他拉起来:“圣上和肃王都死了,宫里不用去了,走吧,路上再说!”

“你说什么?”

张佐烽闻言大惊,木讷地被李邝拉着上马,也追着徐锐而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